<object id="663ph"></object>

  • <code id="663ph"></code>
    
    <th id="663ph"><option id="663ph"></option></th>
  • <code id="663ph"></code>
      1.  注冊  找回密碼
             
         

        “重構”于“本來”

        2017-7-28 18:03| 發布者: zhcvl| 查看: 4844| 評論: 0

        摘要: 據說,攝影術傳入中國最早是在澳門。雖然這種說法無從考證,但足見澳門接觸攝影之早。我在1980年代初上高中時,就看到過港澳地區攝影家在各種國際攝影展中的作品,畫面中那種光影形成的效果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當時 ...
        據說,攝影術傳入中國最早是在澳門。雖然這種說法無從考證,但足見澳門接觸攝影之早。
        我在1980年代初上高中時,就看到過港澳地區攝影家在各種國際攝影展中的作品,畫面中那種光影形成的效果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當時確實也能體會到他們是用另一種狀態輕松的方式看待世界的,而現在這類作品被標注為“沙龍攝影”。作為擔任過多屆澳門沙龍影藝會的理事長,謝炳潤先生確為其中的佼佼者。
        我和謝先生見過一次,那是在澳門沙龍影藝會32周年的紀念會上,當時只是禮節上的寒暄,因此近期在偉錄兄(陳偉錄 中國攝影在線出品人)處得知謝先生有新作而沒有見到之前,我的思緒中仍然閃現的是對過去港澳攝影作品的印象:注重畫面、講究光影等等。當我真實地看到他的新作品集《重構》時,深有感慨:
        我個人并不愿意將所見的攝影按照時下流行,類似文字游戲般的進行歸類,并在歸類后厚此薄彼地討論。我更覺得攝影家應該遵循的是攝影的“本來”——記錄,不管沙龍不沙龍,紀實不紀實,都應該建立在記錄的基礎之上。中國在變化,澳門在變化,作為一個攝影家,謝先生拿起相機記錄身邊的變化,這樣的創作行為,是不必非要以否定他以往“沙龍攝影”為前提的。
        既然是記錄,狀態的輕松無可指責,思索的沉重也不只是為了炫耀。
        謝先生在《重構》中多采用了對比的形式:新與舊、高與矮、明與暗等等,從中的確可以看到謝先生沙龍攝影的身影。在此基礎上,謝先生在攝影中改變的不是技法,而是“重構”了思考的角度,由思考到觀看再到呈現,并在此過程中,他對澳門特有的多種文化長期共存,以及對歷史沉淀下來,隱藏在社會場景里文化符號的提煉引發了我重新探究澳門文化內涵以及歷史沿革的思考和興趣。
        其實,作為攝影人,我們都可能走過或仍然處于“技術審美”階段,但是隨著對攝影的理解,對身邊變化的感受以及對留下歷史影像的責任意識,這大概是一個有思想的攝影家實現“重構”必然的事兒。從謝炳潤先生的作品中,我也讀到了以他本來攝影基礎為出發點重新建立的一種攝影語言的實驗性。
        謝炳潤先生的“重構”并不代表沉重,也不代表和過去的決然割裂,更不是對“本來”否定的證明。而是在本來的基礎上進行的升華。


                                長弓(張輝)
             2017年4月于北京蓮花池畔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上一篇:重構-前言下一篇:拍攝感言

        相關閱讀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0-17 02:05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六合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