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663ph"></object>

  • <code id="663ph"></code>
    
    <th id="663ph"><option id="663ph"></option></th>
  • <code id="663ph"></code>
      1.  注冊  找回密碼
             
         

        他還沒有倒下,希望你能幫幫我們的攝影記者!

        2019-4-11 09:33|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934| 評論: 0|來自: 中國青年攝影網

        摘要: 病魔兇猛,人間有情!他還沒有倒下,希望你能幫幫我們的攝影記者!徐文閣,南方都市報首席攝影記者,自嘲是“深圳街頭一匹狗”。曾用鏡頭記錄下太多生命故事的他,2018年突患李斯特菌腦干炎。2019年4月2日至3日,一 ...

        病魔兇猛,人間有情!他還沒有倒下,希望你能幫幫我們的攝影記者!

        徐文閣,南方都市報首席攝影記者,自嘲是“深圳街頭一匹狗”。曾用鏡頭記錄下太多生命故事的他,2018年突患李斯特菌腦干炎。

        2019年4月2日至3日,一場徐文閣攝影集的愛心接力刷爆朋友圈,截止到發稿時,通過各種方式籌得款項超過300萬人民幣。

        徐文閣,同事們都親切地稱他叫“徐哥”,職業生涯始于老家江西,因為一些報道不受家鄉待見,2001年他被迫背井離鄉來南下深圳謀生。在這里,他開始了一個攝影記者的創作高峰。

        當時深圳剛剛走出“你被誰拋棄”的陰霾,重啟作為改革開放先行者的第二次進化。一個攝影師和一座城的命運,就這樣發生交集。

        十八年如一日,他徘徊在深圳這座荷爾蒙十分旺盛的年輕城市的大街小巷,隨時出現在驚心動魄的突發新聞現場,用他手中的照相機與這座城市同呼吸、共命運。

        他說自己天生是做記者的命。無論何時只要到達新聞現場,他都馬上頭腦冷靜,準確卡位,并在關鍵時刻按下快門,然后悄然趕回報社挑選圖片、搶發新聞。

        作為記者,他職業生涯的高光時刻可以從這張照片管窺一斑——

        2007年8月31日,在深圳寶安區上塘工業區龍塘社區旁的外來人口聚居地,民治街道240多名執法隊員完成了一次拆除違章建筑行動,在將七八十名違建住戶帶到一邊后,點火燒掉了近千平方米違章建筑。違法搭建的窩棚仍在燃燒,一名孩子在曾經的家中拿水瓢試圖滅火。

        這幅圖片在2007年9月1日南方都市報頭版刊登后影響巨大,徐文閣也憑著這幅作品問鼎第三屆南方都市報新聞獎現場新聞攝影金獎。

        當時置身新聞第一現場的徐文閣,其實拍下的是一組極富視覺沖擊力的照片——

        滾滾濃煙中一名兒童正拿著水瓢滅火試圖挽救他曾經的家園。

        違法搭建的窩棚仍在燃燒中,一家人都在拿水瓢試圖滅火。

        違建燃燒后的廢墟旁,多名男女在清理早前從窩棚里搬運出來的家當。

        對于這些圖片及其背后發生的新聞的影響力,遠在杭州的一名市直機關公務員在公開撰文中說:

        看著照片上那些住戶們拿著臉盆、塑料桶甚至水瓢,試圖撲滅燃燒著的曾經的家園,我的心中隱隱作痛,無比憤慨。

        放下報紙,我的心緒難以平靜。我在自己的博客里記錄了當時的心情,寫下了《野蠻執法的代價》:“這一把火,在全國各地的媒體上熊熊燃燒,全國各地的城管又經歷了一次極其難堪的‘燒烤’。在信息化的時代,如此丑惡的消息,無疑會長著翅膀飛翔到地球的角角落落。”

        作為城管隊伍中的一員,我提高了嗓門,“真誠呼吁全國的城管執法部門,為了這支隊伍的榮譽和尊嚴,千萬別再做出‘燒人家房子’這樣與老百姓離心離德的傻事啊!”

        通過對新聞事件的采訪曝光并推動社會的進步,這就是徐文閣這組照片的意義所在,也是記者這個行當的意義所在。

        徐文閣自嘲“深圳街頭一匹狗”,其實也隱喻了現代社會記者被稱為“看門狗”,意指為公共利益看家護院。

        徐文閣這種自黑式的昵稱,隱藏著他對自己職業的深深熱愛。他說用“匹”更像馬,比用“條”高級一點,也希望自己是一匹有狼性的“看門狗”。

        正是這匹在新聞一線不知疲倦奔跑的看門狗,在2018年1月24日采訪完一起毒狗案后,險些被死神奪走生命。

        有人居然把別人家的寵物狗射死毒殺,然后去賣狗肉。 徐文閣到達現場時拍到的狗狗們是這樣的——

        △ 2018年1月24日,深圳,現場被毒殺的小狗。來源 | 南友圈

        狗販子被徐文閣曝光并被警方抓了,他自己卻倒下了。

        采訪完之后第二天,徐文閣開始發燒。一個星期發燒未退,家人將他送到醫院求醫。持續的高燒,伴隨著感染,徐文閣很快陷入昏迷。在醫院ICU病房,他被醫院數次下發病危通知書,只能切開喉管依靠呼吸機維持生命。直到2018年4月,醫院才初步確診了他的病因——是李斯特菌腦干炎。

        這是一種十分罕見而兇險的細菌感染腦炎,細菌侵襲了他的腦干,損害了腦神經,導致他喪失了部分呼吸功能,二氧化碳排不出去,隨時會中毒死亡。他也喪失了吞咽功能,不能自主吃飯喝水,只能用導流管用針筒把流食直接打進他的胃里。因為營養不良,他的體重已經不足百斤,探望他的朋友都心痛地說認不出現在的樣子。

        這是以前的徐文閣 來源 | 南友圈

        這是現在的徐文閣 來源 | 南友圈

        這是一場漫長的戰役。病發一年多,徐文閣來深打拼十多年的積蓄已經耗光,如今治療費每月自費三四萬元。

        徐文閣是頑強的人,他有一句口頭禪:“我們都是命硬的人!”經歷兩次氣管切開手術,面對罕見病毒感染,他堅強地與病魔搏斗,連主治醫生都感嘆他能蘇醒已是奇跡。現在的徐文閣仍在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治療,隨時可能出現呼吸暫停癥狀,情況很不樂觀。

        現在的徐文閣,反反復復念叨著一句話“我想早點康復,拿起相機重回工作崗位,那里有我的一切。

        為了多渠道籌款,加上徐文閣一直有個心愿,就是出版一本屬于自己的攝影作品集,以回贈各位愛心人士,所以特意委托南友圈,通過南友圈管理運營的微店眾籌康復治療所需的巨額資金。

        出影集、眾籌、助力轉發……一條條轉發的文字,是徐文閣痊愈的希望。

        為民請命是媒體人的職責,在眾人看來記者、編輯是一份光鮮亮麗的工作,可是這份光鮮背后隱藏的是沒日沒夜的工作與馬不停蹄的奔波。他們是社會的傳達器、人民的發聲筒,他們用自己手中的筆和心中的正義去維護各個群體的利益,卻唯獨忘記了自己。

        為此南友圈和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聯合發起了“媒體人大病救助項目”來幫助身患重病的媒體人和他們的家庭。

        按照徐文閣老師的意愿,影集作品眾籌所得款項,扣除編印快遞成本和徐文閣老師未來康復醫療支出之后也會全部捐贈給這個項目。

        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

        英文名:

        China Social Welfare Foundation

        成立于:

        2005年

        基金會性質:

        全國性公募基金會

        業務主管單位:民政部

        基金會宗旨:以民為本、關注民生、扶危濟困、共享和諧、服務社會福利事業

        基金會法人登記證書號:基證字第0037號

        組織機構代碼:50001979-5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9-30 00:08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六合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