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663ph"></object>

  • <code id="663ph"></code>
    
    <th id="663ph"><option id="663ph"></option></th>
  • <code id="663ph"></code>
      1.  注冊  找回密碼
             
         

        私攝影鼻祖——南·戈爾丁

        2019-7-24 14:27|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628| 評論: 0|來自: 落網

        摘要: "我不想忘記被男友毆打的事。"1986年,美國攝影家商·戈爾T(Nan Goldin)在她的攝影作品集《性依賴的敘事曲》中,勇敢地放入了自己被打得鼻青眼腫的形象,以此打破攝影者只是觀看者的慣例,質疑攝影家與現實的 ...
            "我不想忘記被男友毆打的事。"1986年,美國攝影家商·戈爾T(Nan Goldin)在她的攝影作品集《性依賴的敘事曲》中,勇敢地放入了自己被打得鼻青眼腫的形象,以此打破攝影者只是觀看者的慣例,質疑攝影家與現實的關系、攝影與私生活的關系,開創了一種大膽地將私人生活納入紀實攝影視野的所謂"私人紀實攝影"的新型體裁。


          在記錄她個人世界的那幾年里,她拍攝了大量的有關她與她的室友、最最親密的校友的照片,與情人和旅伴的特寫以及一些意味深長的個人肖像。(她曾經自嘲說她之所以要在舞會上拍那么多的照片,怕的是她醉酒后第二天什么也記不起來)她的閃光燈不斷劃破夜空,她拍攝的那些照片往往會成為次日解決與朋友之間爭論的證據。


          南·戈爾丁拍攝的都是這些東西。她出生于1953年,14歲時離家出走,混跡于紐約亞文化群體之中,與從主流社會自我放逐出來的同性戀者、異裝癖者、變性人共同生活。她的相機,記錄的就是自己和朋友的生活情景:骯臟而混亂的床鋪;光著身子走來走去;酒吧狂歡;同性或異性間的接吻、做愛;性感的人妖;男扮女裝出門兜風;衛生間刮胡子;樓梯口打情罵俏;大腿上的心形傷痕……諸如此類。這不是從外部,而是從生活內部觀察到生活,更像一本私人視覺日記。她說:“我抱有一種類似于信念的想法,認為只要有了記錄,不管是人還是物,就什么東西也不會失去了。”無意之中,她開創了一種被稱為“私人紀實攝影”的類型,從而躋身于當今世界最有影響力的攝影大師之列。


          “我拍攝這些照片的第一個理由是,把自己的生活告訴別人。”她認為電視、好萊塢電影、流行音樂為我們描述了虛假的現實,所以她拍攝照片的第二個理由是打破大眾文化塑造的神話,“我的照片想要弄清楚的是,在每個人自身的現實生活中,包括性愛在內的各個方面,作為一種實際體驗是怎么一回事。”


            從80年代后半期末到90年代,最受世人矚目的一位攝影家無疑當首推南·戈爾丁了。1986年出版的《性依存敘事曲》(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描繪了她本人和朋友們與性有關的日常生活,由于它的表現過于露骨,評論界對此褒貶不一,毀譽參半。除了通過圖書和展覽會發表作品外,她還以幻燈片放映的形式展示充滿生活實感的照片。由多達約800幅作品和配樂組成的幻燈片演示會,她每次都要根據放映的場所和受眾改變相應的內容。


            1988年,戈爾丁因為吸毒而接受了一年的治療并成功地重返社會。1992年,戈爾丁以曼谷、馬尼拉、柏林、波士頓等地的女裝同性戀為拍攝對象,出版了《另一邊》。1994年,她訪問日本并與日本攝影家荒木經惟合作,出版了表現東京街頭青年生活的攝影集,名為《東京之愛》。1996年,紐約惠特尼美術館以《我將是你的鏡子》為名為她舉辦了二十五年攝影活動大型回顧展。


              也許與藝術家是位女性有關系,盡管南·戈爾丁的作品中反映的通常是邊緣題材與邊緣人的尷尬困境及苦悶生活,但無論畫面用多冷的色溫與調,我仍能看到她流露的縷縷溫情。她關注那些人那些生活中長久的迷亂頹失與存在于一瞬的歡樂。在她并不羞怯愧疚、毫無偏見的鏡頭中,這些關切的情感始終能夠隱約透露。恰像藝術家自己所說:“我的作品都是瞬間的抓拍,這種攝影形式更能貼切地表現愛的存在。”


              《High Art》片中主角女攝影師強烈地指涉了南·戈爾丁。看了她的作品之后極其震驚,以至于再看任何新聞紀實的、描寫人物的、敘事性的照相,統統覺得做作。戈爾丁只拍她身邊的朋友包括她自己,他們吸毒、亂搞、易裝,總之是墮落的邊緣化的一群,她拍他們角度完全是“反新聞”,因為她跟他們一樣,所以不是由外向內窺看,而是像照鏡子,看看自己,也看看旁邊的人。她拍自己被男朋友打后毀了容的慘相,拍最要好的女朋友得了愛滋后一天天走向死亡的過程。她走上拍照的路,起因是十幾歲時臥軌自殺的姐姐沒有留下像樣的照片。后來她最要好的朋友也死了,戈爾丁不停地拍她,像要死死抓住什么她最終也沒能抓住的東西。電影里沒有交代女攝影師最初為何選擇了攝影,但她的工作哲學顯然是戈爾丁式的:形而下,從自己出發;作品主題也是性關系雙方的互相依賴和牽制。電影里女攝影師貼在洗手間墻上的照片有些就是戈爾丁手拍。像戈爾丁這樣的草根后來居然功成名就,她的照片登堂入室成為社會公認的“high art”。當代藝術風向之無厘頭,這大概算一例。她成名后的片子多少變得輕柔空洞,這令人遺憾也不遺憾,畢竟,死去的親友一去不返,一個人的青春也是一去不返,藝術上的成功和代價比起來又算什么呢。


          南·戈爾丁曾這樣闡述自己的攝影觀點:“我只拍攝我非常熟悉的人……我不是通過攝影尋找美的事物,只是把我所看到的那個人拍攝下來。雖然有人說攝影是一種攻擊性的行為,但對我來說,拍攝照片是觸摸、愛撫我眼前的這個人的一種行為,是我自己特有的表達我的敬意的一種方式。照相機在那種時候就是我的眼睛與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9-28 00:28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六合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