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663ph"></object>

  • <code id="663ph"></code>
    
    <th id="663ph"><option id="663ph"></option></th>
  • <code id="663ph"></code>
      1.  注冊  找回密碼
             
         

        對話秋山亮二:解鎖《你好小朋友》的時光密碼

        2019-8-10 10:15|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535| 評論: 0|來自: 新華社客戶端

        摘要: 秋山亮二先生接受攝影世界專訪,新華社記者杜瀟逸 攝對話秋山亮二您是否還能回憶起當年被邀請到中國拍攝時的情景?當時您的第一反應是什么?秋山亮二:當時我還是三十幾歲,處在非常想拍照片的時期。所以,那時候我 ...

        秋山亮二先生接受攝影世界專訪,新華社記者杜瀟逸 攝

        對話秋山亮二

        您是否還能回憶起當年被邀請到中國拍攝時的情景?當時您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秋山亮二:當時我還是三十幾歲,處在非常想拍照片的時期。所以,那時候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不僅可以來中國,還可以盡情使用膠卷進行拍攝。工作的內容就是隨意拍攝自己喜歡的東西,基本上也沒有什么限制,因此我覺得非常開心。

        在拍攝《你好小朋友》之前,您已經來過中國很多次。在 1970 年代,來中國旅行是不太容易的事吧?

        秋山亮二:在拍攝《你好小朋友》之前,我曾經參加過幾次攝影旅行團,隨團有專門負責協調各種事務的人。后來因為在《朝日攝影》雜志工作的關系,也隨同讀者一次到訪過幾次,因此并沒有遇到什么困難。

        我第一次出國是去印度。為什么是印度呢,是因為我出生在日本,在日本上大學,學的又是歐美歷史,于是我突然想,對這個位于地球儀中間位置的印度還不太了解啊。但是仔細想想,我也不太了解中國啊。同樣在用漢字,白居易、杜甫等古人的詩詞也是作為基礎課程學習過的,也去過橫濱的中華街,而且中國并不是相隔多么遙遠的國家,因此我一直以為自己已很了解中國。但在當時同時覺得,中國是距離很近但還不太開放的。

        關于“小朋友”這個主題,您是事前思考過的嗎?還是后來在拍攝中逐漸梳理出來的?為什么最后定下這個主題?

        秋山亮二:拍攝小朋友是我的一個重要主題。我經常開玩笑說,我喜歡拍攝人像,不過是穿著衣服的人,我不喜歡拍不穿衣服的人(笑)。但是,孩子們是在心理上“脫掉衣服的”,會把自己率真地展現出來。如果眼前有這樣的小朋友,我會非常開心,我也會立刻進到那個世界里,仿佛變回到兒童時代。對于我來說,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主題。

        在有人找我來中國攝影之前,我因為公司(小西六)拍攝日歷的工作,去過幾次歐美。在美國主要拍攝大峽谷什么的,小朋友并不是拍攝中心。但是我還是經常拍攝小朋友,大概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所以后來有人說,如果拍小朋友,選秋山挺好啊,因此就指名我來拍。


        您當時對中國的印象是怎樣的?有什么特別深刻的嗎?當時中國的生活條件還比較艱苦,您的吃住條件怎么樣?

        秋山亮二:當時的中國,讓我感覺自己像是回到了童年時代的日本。同行的中國同事們使用的器材、包,感覺像是我小時候用過的東西,甚至比我那時候用的更加老舊。我用著比他們好的東西,感覺有點不好意思,不過現在已經被超越了。真的是好懷念啊。吃的東西很好,住宿也完全沒有覺得不舒服。我但是覺得真是個非常棒的國家。

        在那次拍攝經歷中,您只有一位翻譯和一位助手。如果不懂中文,在云南、北京、上海等這么多地方拍攝,會遇到許多困難吧?

        秋山亮二:那倒是沒有。照片是不需要語言的。電影需要花長時間辛苦拍攝,但照片是拍攝瞬間的東西。只要看對了,立刻就能找到想要拍攝的瞬間。


        中國很多讀者都非常喜歡這些孩子的照片,因為孩子們在玩耍中的很多可愛細節都被您捕捉到了,大家都被這些細節打動。能談談在拍攝時,您的想法嗎?

        秋山亮二:我經常期待驚訝的瞬間。美麗啊,可愛啊,辛苦啊,我樂于看到這些瞬間。我的性格不是能夠一直等待的那種,我會一直走,然后拍攝突然映入眼簾的瞬間。我用的是祿萊雙反相機,幾乎不怎么對焦、完全靠意想就拍的那種相機,能夠很輕松地迅速捕捉畫面,這一點很棒。

        當時孩子們對您的拍攝有怎樣的反應呢?有沒有印象比較深的拍攝故事?

        秋山亮二:不認識的大叔,拿著奇怪的東西出現,開始大家都很驚訝,但是孩子們很快就會習慣,忘記了我在那兒,這也是我期待看到的。

        年輕時,我很想當透明人。要是別人看不到自己的話,多好啊。孩子們忘記我在那里時,就是那種感覺。

        有時候會想,無論去哪兒,為什么大家都能這么接受我呢。如果是日本的話,孩子們會更小心,家長們也會說些什么吧。在中國普通的日常生活中,出現奇怪的外國人來拍照片,孩子、家長們都沒有任何抵觸。他們完全沒有感到恐怖危險什么的,這讓我很開心,也很欣慰在拍攝的過程中沒有給大家添很多麻煩。


        拍攝過程中是否也有些遺憾呢?

        秋山亮二:接待我的機構會費心給孩子們系上漂亮的蝴蝶結,涂上口紅,等著我去拍。雖然很感謝,但是我更想要拍攝真實的表情。影集里面,也有一些這樣孩子的照片,不過還好沒有讓人感到不協調。

        如果您有機會再見到某位您拍攝過的小朋友,會想對他/她說些什么?

        秋山亮二:首先說“謝謝你,讓叔叔度過了非常愉快的時光。”“如果想要照片的話,我來給你。”

        他們現在已經四五十歲了吧,聊的來了嘛。當時我覺得大家學習都很努力,在借書的書店,大家一起讀故事。日本也有可以借書的書店,我上小學的時候,1950 年左右,5 日元可以借到讓男孩子們熱血沸騰的故事書——《基督山伯爵》《怪盜魯邦》等。所以是一樣的呢,有很多讓我回憶起童年的場景。

        您的父親也是非常著名的攝影師,他的職業經歷對您是否產生影響?

        秋山亮二:有非常大的影響。父親是很開朗的人。在日本,在外經常微笑,在家沉默不語的男人很多,但是父親不是這樣,在外在家都是很開心的樣子。僅有一次,我上小學的時候,說了母親的壞話,被父親打了屁股,除此以外,父親沒有對我發過脾氣。父親也經常帶我去攝影。所以我真心覺得拍照片的人是很幸福的,就自然走上了攝影的道路。

        攝影的方式本身沒有受到什么影響。與其說父親是攝影師,倒不如說父親是在書寫關于攝影的故事中度過了一生。在生活態度方面,我受到父親非常大的影響。

        您曾經在談到自己攝影生涯的時候,提到了一本小說《東海道中膝栗毛》,說很喜歡里面人們看待世界的眼光,您愿意再詳細說說嗎?您看待世界的眼光是怎樣的呢?

        秋山亮二:我有兩本鐘愛的書——《西游記》和《東海道中膝栗毛》。這兩本是怎么看也看不膩。《西游記》是小時候讀了兒童版本,長大之后又讀了原版,兩個版本都很有意思。《東海道中膝栗毛》是講述彌次和喜多兩個人的旅行故事。我是做攝影的,和照相機一起旅行,邊走邊拍遇到的人和事。從這點來看可能感受到了親切。

        當年,作為非常優秀的年輕人,您從早稻田大學文學部畢業,然后進入美聯社 /《朝日新聞》做攝影記者,工作一年后又成為自由攝影師并持續至今。在當時來說,每一個選擇都是非常需要勇氣的。能堅持 50 年從事自由攝影,也非常不容易吧?

        秋山亮二:當時,自由攝影師挺輕松的。雜志、出版社很多,攝影委托也特別多。雜志和書銷量好,需求也很多。所以完全沒有覺得不容易。只有一個,剛剛結婚的時候,我們夫妻雙方都要工作,如果有雜志的拍攝任務的話,大概五六個版面,我的收入是 5~7 萬日元的樣子,和當時的上班族月收入差不多。

        然而,我的工作方式是遇到自己想拍的東西,告訴雜志社的人,對方同意,我去拍,但是,我總是沒有什么想拍的東西,所以就沒什么工作。于是,結婚一兩年之后,孩子出生之前,妻子就和我說:“不多點工作不行啊。”要說艱辛也算有點(笑)。不過我也沒怎么反省。

        秋山亮二童年時期

        秋山亮二先生青年時期

        您能分享下現在的生活是怎樣的嗎?

        秋山亮二:現在我不再拍照片。最后的工作是2年前的“JR西日本”( 西日本旅客鐵道株式會社)的工作。那個工作大概需要一周,我說不想用電子照相機,對方說用膠卷也可以,所以我才接了這份工作。我一般不愛用助手,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個人做。于是,那時候我就一個人拿著三腳架和器材去拍攝,感覺體力上已經跟不上了,最終還是給邀請我拍攝的人添麻煩了,所以從那之后我就不再拍照了。

        現在,我主要從事點評照片的工作,為 2~3 個攝影教室工作,或者為攝影雜志寫寫連載文章。我以前就很喜歡寫文章。

        以前拍照片用手指,但是現在我光看就能把照片“拍”下來。從事攝影久了,就算不真拍,光看一眼,場景就會在我腦海里變成照片,所以我已經不需要照相機了。只不過腦海中的照片是留不下的。

        作為攝影師,我可能屬于懶散的那種。現在就算不拍照片,也找到了可以愉快生活的源泉——狗和大提琴。我晚上 5 點開始喝點酒,7 點吃晚飯,8 點喝杯熱牛奶睡覺。

        2019 年 6 月《你好小朋友》復刻版封面

        《你好小朋友》的新版本即將由青艸堂在中國印刷復刻版,請問您的心情是怎樣的?對書有怎樣的期待呢?

        秋山亮二:可能是父親的遺傳,我沒有那種把自己的作品流傳后世的想法。所以也沒有再整理照片。要說為什么,是因為我覺得照片總有一天會消失的,這樣也挺好的。

        對我來說當下正在拍攝的照片是重要的,以前的照片對我來說已經無法改變。頭銜、獲獎什么的我也沒有興趣,也不曾看重過去。所以直到這個再版的企劃出來,我都沒有把以前的照片看得很重。

        這本照片集的底片我都不記得放在哪兒了,雖然找一找五分鐘就能找到,但也意味著它們從我的記憶中消失了。

        但是再版的事情一出來,并一步步成真之后,我突然覺得,拍下來了真好。這之前都沒有這樣的想法,聽到很多人在社交網絡對這次的再版表示很開心的時候,我真的是覺得作為攝影師無上榮幸啊。

        秋山亮二先生翻閱《攝影世界》雜志,新華社記者杜瀟逸 攝

        秋山亮二(Ryoji Akiyama)=圖 青艸堂=供圖

        朱一南、崔瑩=文 美帆、杜瀟逸=采訪

        本文節選自《攝影世界》2019 年 6 月刊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9-30 01:39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六合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