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663ph"></object>

  • <code id="663ph"></code>
    
    <th id="663ph"><option id="663ph"></option></th>
  • <code id="663ph"></code>
      1.  注冊  找回密碼
             
         

        孝道文化中的鬼神報應觀

        2019-6-27 11:23|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287| 評論: 0|原作者: 臭哈蘇|來自: 臭哈蘇

        摘要: 認為人的疾病是鬼邪作崇和附體的觀念至少在中華儒家文化圈已經根深蒂固,已知從商周到兩漢,一直延續到帝制終結,始終如此。此觀念甚至在今天的廣大農村地區依然大行其道。那這又和孝道或者孝文化有何關聯,且聽我慢 ...
               認為人的疾病是鬼邪作崇和附體的觀念至少在中華儒家文化圈已經根深蒂固,已知從商周到兩漢,一直延續到帝制終結,始終如此。此觀念甚至在今天的廣大農村地區依然大行其道。那這又和孝道或者孝文化有何關聯,且聽我慢慢道來。

               首先,我們知道漢朝起就有了文化高人或知識達人修仙的傳統,他們深居高山,遠離市井喧囂,以不吃五谷為噱頭,而且宣稱只有杜絕吃五谷(辟谷)主糧,只靠采食野果野味才能修仙成功。漢代,農田賦稅歸政府所有,支配權是政府元首的宰相。山川水澤的承包費收入歸皇帝所有,用于皇室的開銷。至此,國家層面的財政收入和皇室的私家收入涇渭分明,各取所需。然而就是在這樣的政策環境下誕生了以避五谷吃野味為生而修仙為人生價值觀的一群高級知識分子,頗為有趣。然而更為有趣的是,這些世外高人并不安于寂寞,而是以讓更多人知道其修仙成功并擁有了超凡的能力作為奮斗目標,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其神功的威力所在。最最淺顯易懂的證明方式就是他們具有醫治百病的能力和預見未來的神力,他們還謀求登堂入室而和皇帝坐而論道為人生情懷。得益于他們的造化,讓中華的醫療醫藥(中醫藥)獲得發展。

               儒家倫理是宗親法祖理念支配下的道德行為規范價值觀,以自我道德約束和修為作為出發點,以規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為紐帶,以人與人之間的責任與義務為落腳點,結合道德約束的道德詛咒和懲戒,形成一個宏大的思想哲學體系。所以在儒家最初的觀念里,鬼神之說和修仙之行為都不入流,皆屬歪門邪道。然而隨著讖緯之術成為儒家高舉的恐嚇和制約帝王權力的大旗時,從實用主義出發,儒家其實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和鬼神之道媾和了。

               漢代以前的先祖是溝通上天和活人的中間媒介,這是當時的政治生態造就的神學生態。那時各地諸侯和方國也都有自己的宗廟和明堂,更有與上天溝通的祭壇。然而隨著秦漢一統,終結了封建體制,自此開端,各地再也沒有了地方王侯,也沒有了地方最高神的守護者。天地山川社稷,雨風雷電水火,諸神的最高統帥都有當朝皇帝作為唯一人類代言人予以祭祀或者由皇帝委派代理人予以祭祀。此刻起,各地的神靈世界也就不得不面臨重構。天下萬物從此進入重構期,包括影響蕓蕓眾生的各類神仙鬼怪。

               漢代以前,還存在有先祖死后進入另外一個仙境過著更好的逍遙生活的觀念,但是自漢代起,這個觀念就有了巨大的改變。拋開來龍去脈,證明這一改變的事實從隨葬品說起,即可撥開云霧,一見究竟,大家就容易辨識了。此前的隨葬品是把生前世界搬進墓葬之中,讓逝者在另一個世界繼續使用。而從漢代起,隨葬品就已經冥器化,也就是專門為墓葬和葬禮所需而制造的專用物品應運而生。最直觀最說明問題的莫過于金縷玉衣。活人是不可能佩戴和穿著金縷玉衣生活或工作的,對吧。金縷玉衣的出現,標志著對死亡的重新認識,和對死者的新態度的誕生。

               金縷玉衣和金縷玉衣相伴隨的是閉塞人體七竅的堵塞物的出現,表明了人對死亡的認識的改變。人死后,要用特制的冥器,高貴者用玉器和金器,貧寒者用泥捏制,要把人的對外的所有通口都封塞死,閉塞的目的是預防逝者的魂魄溜出體外。逝者也要手握冥器,免得死者的手空著,以防其逃出墳墓后握持異物傷害活人,此刻起,要把逝者的魂魄牢牢的困在遺體內不得逃離,成為殯葬新理念了。從祈求先祖升仙到詛咒先祖鬼魂不得離開墓穴,這個轉變是巨大的,也可以稱為劃時代的變革。

               華夏的鬼神世界始終對應著人世間的政治架構,人世對應著仙界和鬼界,人界在變,仙界鬼界也必然要跟著變,這就很有意思了,到底是人影響神仙和鬼怪,還是神仙和鬼怪左右人間,此時,其實已經一目了然了。對應社會重構的仙界和鬼界的重構,其實也是社會變革的必然,也是觀念重塑的必然。很多人忽落了一個核心疑惑點,那就是隨著封建社會的瓦解,封建國體的消滅,隨之而來的就是歷史神學體系的繼承和發展面臨困境了。如果古時封建貴族遺老遺少還都在祭祀紀念早先的遠祖,勢必給當朝天下的安定帶來隱患。如何才能杜絕他們對先祖的懷念和追思呢?單純的暴力手段肯定不可持續,難服人心,必須要找到靈魂控制工具。但有一個不容置疑的史實是,漢代起,人類的先祖成為了經常給活人帶來麻煩和疾病的惡鬼邪魔了。

               沒有宗教約束的地方就不會有道德約束,人為的必須要制造出能夠約束人的道德的制約機制來,有神靈存在的地方,就可以說是有你也許叫不上名字的宗教已經存在了(不論你如何定義宗教)。在人類社會以外,還存在著一個上天的仙境和地下的地獄,此為生命圈的神俗三界。人的不端行為逃不過天眼,將會引起天界的注意,并在上天忍無可忍時予以懲罰,讓不道德的行為引發天譴。這便是華夏文明的最初道德約束,也一直貫穿至今。但是有意思的是,替天行道的執法神卻不具有道德靈性,執法神不分辨好人壞人,也沒有分辨好人壞人的義務,它只能分辨誰對它好,誰對它不好。對它好的表現就是豐盛的供品和頻繁的祭祀行為。壞人做了壞事少受到懲罰的辦法就是要多燒香多上供,以抵償罪惡,此為鬼神與惡人的行為交易。難免犯錯的好人也要用此法和執法神做交易,免除懲罰或減輕懲罰。而懲罰方式就是讓你得病或受災,抑或其他施加于你的傷害。這一交易法則始終貫穿華夏的民眾生活,也在規范著人們對待神靈和妖魔鬼怪的態度,這一態度也將演變為對逝去的先人的態度。

               不識字的文盲的廣大農民階層是無法記錄和傳播有關鬼神的故事的,記錄傳播和編造鬼神作用的故事,必定是當時的知識精英,是那些學識淵博的知道如何才能夠搖動人心的計謀的人才能做得到。所以任何時代的鬼神密碼都是當時的博學之士才能做得到和擁有,通過他的弟子們一起努力才能傳得遠,才能源遠流長。沒有巨大財力作后盾的傳播是永遠難以做到的,這才是不容忽視的。

               以追求幸福和避免災異為目的的祈福行為始終是華夏蕓蕓眾生的個體心愿,而貪得無厭和巧取豪奪又是這個天下蕓蕓眾生的始終如一的現實寫照。于是便激活了世代文化知識精英的思考,并隨著時代發展變化,創造出一連串的可以有史可查的連貫的道德恫嚇體系,以一些妥當而神秘的儀式作掩護,用以控制當時的人類的心靈世界,以便助力于帝王的社會治理,這把雙刃劍也同時構建起約束帝王權利邊界的道德規范。

               在上古文化中,就有人死后會發生死者的幽靈回到人間到處游蕩并侵害死者后人的傳說,這就要求死者的后人要對死者以體面的葬禮予以安葬,按規制定期祭祀并敬獻貢品,好讓死者靈魂在墓穴中安靜的待著。戰國時期,一種可以追求長生不死的方士思潮曾在燕國和齊國大放異彩,但隨著欺騙始皇帝而無法應驗的鬧劇被揭穿又失去了市場。這也為后來的漢朝徹底肅清這一思想流毒提供了借口。漢代以后,在戰國期間的鄒衍五行學說基礎上誕生了葛洪(葛洪是已知歷史中的歷經三代家傳的第三代)的中醫藥理論和鬼神學說,又被大分裂時期的陶弘景發揚光大,其中也不乏陸敬修和楊羲的插曲和努力。再后來,又被華夏的道教接過衣缽,不斷地傳承和變異著。然而中醫藥治病過程中的最初的醫藥和符咒并舉的治療措施大行其道,確實也是不爭的史實。

               漢朝起,死人會逃離墓穴而跑到親人家施加危害的理念已經深入人心。在人們的觀念中,如果不能把死人的魂魄牢牢的困在墓穴中,其魂魄就會游蕩出來禍害其親人,讓活人深受其害而得病受難。而那些冤死鬼更無法安頓下來而回到人間尋找仇家報仇雪恨,讓仇家惶惶不可度日。這一理念支配下,活人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康,就必須也不得不定期上墳祭祀,以便讓其靈魂在地下老實的待著,不要來人間禍害親人。但有時會詛咒有仇的鄰居,希望祖先之靈魂去加害自己的仇人,讓仇人不得好報。可是這里又有另一個道德規范相應出臺了。那就是已經變成鬼的鬼魂,也不得隨意作惡,除了對其不孝的不按期敬獻貢品的子孫予以懲戒之外,不得枉自加害無辜,否則鬼界會對其施加更加嚴厲的懲罰,其懲罰的嚴厲程度要遠遠高于人間。以此恫嚇手段戒勉鬼怪世界的行為規范。同時也告誡活人,活著的時候不道德不仁義,死后若導致無人祭祀和敬獻貢品,在死后的世界里會接受非常殘酷的懲罰和承受無法言表的孤獨寂寞,以此恫嚇手段約束活著的人的行為和思想,起到了社會穩定劑的作用。

               到了此時,子孫祭祀先祖的目的就已經不再是祈求先祖升仙了,而是祈求先祖不要回到人間禍害家人,并祈求先祖保佑家人的安康。同時也祈求各路神仙要把先祖的魂魄牢牢的困在墓穴中,不要讓它出來禍害自己。從此,先祖祭祀完成了華麗的轉身。先祖終于從神變成了鬼,敬而遠之,保持安全距離,防備鬼魂附體,就變成了活著的家人對逝去的家人的態度。隨著對逝去的家人的感情的思念轉化為同情,出于擔心逝去的家人在另一個世界遭受委屈,從而增加了活人對家人的貢品的敬獻程度和頻次。由此架起了活人和死人的感情紐帶,成為同情死者的一種社會性行為,表現手段就是祭祀和奉獻貢品,當今俗稱追憶先人。如果活人忽視了對先人的祭祀和敬獻,會導致先人來加害家人,尤其未成年的小孩和身體虛弱的病人,也以此為詛咒,才能讓活人不得忘記對逝者墳墓的修整和照看,祭祀和貢獻,從而最終完成了鬼神世界對世俗世界的精神駕馭,實現了社會和諧與穩定。

               當達到了鬼神在活人之中的敬畏之時,敬與畏必定同時存在著,此時畏懼誕生的威力是要遠遠高于敬重的。歷史也恰恰如此,以施加畏懼的恫嚇方式,構建起華夏孝道文化中一道精彩的約束人的行為和道德規范的不可道破的天機。這一看似玄妙的一點都不玄妙的歷史密碼,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就這樣的告訴了你,親愛的也許正被迷信思想控制著的你,我的讀者的你。

        臭哈蘇于2019年6月27日星期四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0-17 01:56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六合宝典